去年9月,渣打宣布併購新竹商銀一舉,撼動整個金融產業,在台外銀長久不變的市場排名頓時被改寫,逼得旗和匯豐不得不加快在台併購的腳步,也讓困守台灣的本國銀行業者,對於如何突破現況有了新的思考。促發這一連串改變的推手,竟是一位才30出頭的投資銀行新生代。

精兵主義 30歲也能冒出頭

「這種成就感絕對不是錢可以換來的,」一位投資銀行在台負責人說,不可否認的,投銀這行的報酬優厚,但是投銀並非唯一可以賺大錢的行業,很多一流人才願意前仆後繼地進這行,還有另一個關鍵,「可以在很年輕的時候,就能參與到影響社會的重大事件。」

 

不過,話說回來,台灣一年有2,000位MBA(企管碩士)畢業生投入職場,不少人都以躋身外資圈為第一首選,競爭之激烈可以想見,部分原因當然跟這行的優渥薪資脫不了關係。

通常,碩士畢業入行掛Associate的頭銜,年薪便是12萬美元起跳,約新台幣400萬。相較之下,同樣是碩士畢業新鮮人進入國內金融業服務,以14個月保障年薪計算,公司一年願意付70萬到80萬元,已經算是很頂尖的薪資水準了。

如果順利熬過前面幾年的殘酷淘汰賽,之後的薪水更是三級跳,到了董事級職務,年薪應該有百萬美元的水準,如果當年度業績表現好,分紅可能還超過本薪。像高盛集團因為去年獲利較前一年增加七成,因此公司員工分紅高達新台幣5,360億元,而光集團CEO 布蘭克費恩(Lloyd Blankfein)一人的年度分紅就達17.6億元,創下投資銀行界歷來的最高紀錄。

既然講究精兵主義制的投資銀行,付給員工的優渥的待遇,對員工貢獻度的要求相對也高。有案子的時候,往往白天時到客戶處報告,之後回辦公室繼續做execution(執行),好準備隔一天的工作。對junior banker來說,挑燈夜戰和空中飛人是家常便飯,有時候一個星期中好幾天都得在辦公室忙到凌晨三、四點,不然就是四天跑七個城市做roadshow,「常常半夜醒來不知道自己在哪個城市。」

這行的工時長不是新聞,仗著年輕,多半都可以撐過去,等升上了VP(副總裁)以後,開始要背負業績壓力,是另一場硬仗。台灣因為市場就這麼小,只要是像樣的上市、櫃公司,都是各家投資銀行的兵家必爭之地,但通常辛苦耕耘十件案子,能夠做成三件都是很高的達成率了。「每次在推的案子被別人搶走,心中難過的程度不亞於被劈腿。」一位投銀主管半開玩笑地說。

競爭激烈 待遇高壓力也大

也因為競爭激烈,各家投資銀行在爭取客戶上無不使出渾身解數。有些投行只做產業龍頭的生意,有些則是選擇避開一級戰區,專攻某產業第二、三名,同樣也有不錯的成績。如今私募股權基金大舉來台尋找投資標的,讓台灣這些投資銀行家們都相當期待。

 

從外面看進去,競爭激烈的投行就像個高壓鍋,不管過去一年業績多輝煌,到了新的一年,人人又都從零開始,人才耗損率之高,很少有其他行業能望其項背,能夠進入這一行並生存下來的,不但具備紮實的基礎,抗壓度恐怕也無人能敵;能夠站上檯面的,本事更是不容小覷。

一位投銀台灣高層認為,年輕人進這行後,經過五、六年的磨練,不管以後要繼續當投資銀行家,還是轉到產業界服務,都是很好的選擇。加上現在台灣的投銀,多半都有讓年輕人有輪調到香港受訓、大開眼界的機會,這也是其他行業很難匹敵之處。

對於想進這行的年輕人,一位投資銀行的前輩有以下的建議:MBA學位,最好要有CFA執照,外語能力佳、操守更是要好;個性要內斂,太過害羞的不適合,太過聒噪的也不好,因為要知道何時應該閉起嘴巴專心聽客戶說話,「我們這行做的都是常識,請一定要記住,客戶就是你的天。」

==Reference==
2007.4.8    經濟日報

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