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年,台灣民宿越來越興盛,許多高學歷的知識份子,也紛紛投入這個新興的服務業;在澎湖,就有一對夫妻,因為做丈夫的愛上衝浪,於是他放棄新竹科學園區的優渥薪水,搬到澎湖定居;一個博士出身、一個碩士畢業,兩人都是喝過洋墨水的,現在通通要從頭來過!彎著腰,低著頭,服務客人,重新學習不一樣的生活態度。

高收入,高階白領工作,過繁華的生活,難道這是高學歷之後,必定換算的人生公式嗎?至少這對夫婦不這麼認為。

鴨舌帽、短褲、黝黑的膚色,做先生的這身裝扮,十足的衝浪迷;除了說起話來,偶爾夾雜幾句英文,在澎湖海邊看到他,你可能猜不到,眼前站了位博士;但他,愛上了自己的選擇。

記者:「你覺得這樣的生活比竹科好?」民宿男主人侯建章:「喔!那沒辦法比啦,你如果說在竹科,待在那個無塵室裡面,你唯一想到的是數鈔票,但是現在這樣是真的在生活;這個拖車是我看澎湖人都用這種拖車,所以我就自己設計一部,把風浪板放在上面。」記者:「你把你的研究精神放在這裡喔?」

就為了這片大海,侯建章4年前,甘願放棄新竹科學園區的百萬年薪,在澎湖落地生根,這棟3層樓高的房子,花了他3百多萬,最主要的裝潢,是男主人衝浪的戰績。

記者:「這整個都是海洋風?」民宿女主人呂秀玫:「對,他就是愛藍色,這都是他的主意,然後他進來,也是要漆成這個樣子,他說有海洋的味道…,3樓的景觀比較好,我們把景觀留給公共區域,這樣來民宿的人都可以觀賞到。」

夫妻倆展現,當個「澎湖人」的決心。侯建章:「我40歲的時候,考慮過,我人生最快樂的事情是什麼?我的答案很簡單,就是翹班的時候玩風浪板,哈哈哈,這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事情,你再怎麼會玩,風浪板,大不了一輩子1百萬,那你追求1千萬還有什麼意義呢?」

「老闆娘」3個字,是做妻子的新頭銜。呂秀玫:「其實我有規定,一個早餐時間7點半到9點半。」記者:「這是教師性格嗎?」呂秀玫:「哈哈哈!」

曾經在電視台緊緊張張工作,也當過教師,呂秀玫從原先指揮別人的角色,成了服侍人的那個。呂秀玫:「我公公就說,當初我們要做民宿,我公公就不看好,也有人說,做老師的喔,平常是老師最大,現在要換過來服務客人,可能心態上沒有辦法適應。」

呂秀玫:「我盡量放一些澎湖的東西,我要讓遊客可以吃到,喔,這是澎湖的東西,跟台灣有什麼不一樣;我以前上班的時候家裡有請菲傭,她忙她的,我忙我的,我決定不做,是因為有一次我看我女兒的聯絡簿,因為是母親節,要講心目中的媽媽是怎麼樣,我小女兒那時候才小二、小三吧,她居然寫說...媽媽每天都說她好累,就是她對媽媽的印象,我就想啊,我不能再這樣下去。」

這意味著,一切都得從頭學起。呂秀玫:「他本來就是要追求這樣的生活來的,不像我是跟著來的,我需要調適的就比較多, 剛開始,第一年做民宿的時候,人家叫我老闆娘,總覺得怪怪的,第二年之後就比較習慣了...。」

卸下竹科新貴光環,侯建章在澎湖科技大學,當起了英語專任教師,嚴肅的眼神中,隱約流露著,當年那個高知識份子的些微傲氣;1個月7萬元的薪水,和過去有著天壤之別,但夫妻倆顯然不在意,他們腦子裡想的,是如何融入這片土地。

原來澎湖風大,冬天幾乎都像這樣,客人寥寥無幾,於是兩人放下身段,主動出擊,做先生的行銷,做太太的經營,兩人改變心態,轉劣勢為優勢。

呂秀玫:「這是西伯利亞那邊的做的,這就俄國那邊的阿媽,他們叫『巴布西卡』。」記者:「都是衝浪同好來住送的就對了?」:「對。」

外國觀光客,成了他們經營對象之一。侯建章:「就這裡的風景最好,剛剛這邊看,一整片海,實在是不錯的土地。」記者:「剛剛這是在?」侯建章:「他幫我『指界』,說地在哪裡,完了之後就蓋章。」

計畫長期定居,當個道地的澎湖人,侯建章這一天,又相中了一塊地,拋開過去的經歷,他們在這片土地上,重新啟動屬於自我的人生,也因為移民澎湖的因緣,才能夠重新,謙卑學習。

==Reference==
2007.5.16    TVBS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一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